买球网站365

找杨天真当经纪人的演员,怕是太天真了

发布日期:2019-03-29 浏览次数:
真没想到,#杨天真的业务能力#冲到了热搜第二,明星背后的女人冲到了台前不说,将“流量”玩转于鼓掌的杨女士自己活成了流量本人。 原因是她带着整个公司最近参加了一场综艺。。 杨天真应该是娱乐圈知名经纪人了吧!师承王京花,也就是董子健的妈妈,关于她的奇闻异事早在互联网上口口相传,比如相传有800个营销号,一手打造了豪门范爷形象,以及回国后的初代流量“鹿晗”,再到如今火遍全网的vlog少女欧阳娜娜,迷倒镇魂女孩们的白宇......随便一个都是行业案例。 涂着大红唇、穿着高跟鞋霸气亮相的“壹心娱乐”杨老板,上来就被问了超级犀利的问题: “你手上真的有800个营销号吗?” “上热搜真的是一种很好的宣传手段吗?” 本梨梨连续追了两集,一开始抱着看八卦的心态,后来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,这部综艺最好看的部分并不只在于明星们的八卦,而是它折射出来的一部分职场真相,与其称呼它综艺,不如称呼它“职场生存真人秀”更贴切。 1 经纪人和明星说白了也是一种职业,或是高级打工仔。他们是离璀璨光鲜与非议质疑一样近的一群人,行业自带的华丽外壳之下,他们也有我们普通人一样的职场焦虑。 杨天真将自己公司旗下所有的艺人定义为“客户”,而经济人则被称为客户的“事业合伙人”,明星在公司眼里是一种“产品”,经纪人要分析产品的卖点、优势、短板、在市场中会面临的风险…... 杨天真对公司的定位十分清晰:壹心娱乐从来不是资源型公司,而擅长营销、宣传、定位、公关。说白了就是经营人设。 杨天真身上有一种心狠手辣的女企业家范儿,目标明确,出手迅速,冲着最终目的地狂奔,稍有偏池即时反馈调整,妥妥的结果导向者。而她要的结果,就是流量,生意,钱,人气。 在镜头里,白宇的宣传经纪琪仔,在白宇的爆红下工作量骤增,跟不上艺人的成长速度让她压力大到几次崩溃落泪。 向老板汇报白宇的生日会宣传进展时,琪仔拿着一张乱乱的草纸走进老板办公室,“没想好”“不确定”,吞吞吐吐地提出了一个大概的想法,连一个系统有效的方案都没有,被杨天真批评“宣传目标混乱,完全没有筛选跟重点”。 琪仔坦言:不止一次有过打退堂鼓的想法,但又不想轻易地放弃。 面对琪仔的迷茫和失措,杨老板刚柔并用,指出问题并给出了解决方向:先明确白宇是谁,再找到他跟别人不一样的特质。 2 另一个艺人张雨绮,因私人生活曝光过多,导致商务问询全都停止,已谈下的商务合作全都是在力保,杨老板一阵见血地指出,张雨绮的问题在于她以为自己明白私生活对工作的影响,实际上不明白,一直在重蹈覆辙。 她要求张雨绮,不要在公众面前展现私生活。 张雨绮的人设可是杨天真一手立起来的,当年跟王全安离婚新闻爆出,营销号上铺天盖地的“社会我张姐”,还上了热搜,大意就是社会我张姐,人狠话不多云云,立一个敢爱敢恨的新时代女性人设。 再说乔欣,演完《欢乐颂》后,乔欣的人设一直是“清甜邻家女孩”,杨天真对乔欣的关键词是“年轻、清爽、可成为”,“可成为”也就是“可替代”,这样的形象娱乐圈一抓一大把。 与乔欣经纪人浩浩的会谈中,杨天真坦言乔欣手里攒的牌太少了,接下来要慎重考虑是否继续合作。 被经纪人浩浩问到接下来一年的计划,乔欣回答让人心疼:“我就想不停地工作,一天也不休息,工作能给我安全感。” 但最努力的人不一定最红,就像高三起最早睡最晚的同学不一定学习成绩最好,如果以杨天真的衡量标准来看,乔欣已经注定跟不上了。 3 再说朱亚文。 2019开年,杨天真与团队开的第一场会便是讨论艺人的形象定位问题。客户谈到他在《心动的信号》中的表现:“空气感的存在”“工作见效慢”,以致团队中的大部分人认为朱亚文没必要上《心动的信号第二季》。 朱亚文为什么会没存在感? 团队认为,是朱亚文的形象(也就是人设)不鲜明,本来走荷尔蒙人设。 (朱亚文曾经被冠名“行走的荷尔蒙”) 没想到,走着走着不走了,如今天天晒娃,综艺选择也不够统一,除了《声临其境》里一声“宝贝儿”留下一点水花,其他都没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 相比于团队的忧心忡忡,朱亚文对人设模糊好像并不在意。团队为朱亚文专门开了一场“形象定位会”,朱亚文听到观众评价他的“显油腻、用力过猛”表示欣然接受,还调侃自己“行走的荷尔蒙”都背了多年,油腻也不算什么。 但是,他在意的是自己《心动》中的表现不够自我,甚至节目中的很多观点他并不认同。 “我不认为我在节目里的情感观点是强项,我还没有学会很圆滑地去处理这些观点。你们都说上综艺是做你自己,其实真正的我自己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综艺上的。” “所有故意往年轻方向凹的造型都不是我”。 除去综艺的不适,朱亚文的粉丝画像也存在问题。他的粉丝集中在30到39岁,被认为“没有年轻粉丝”,朱亚文的回应是:跟我一起成长起来的粉丝,就应该是这个年龄。 团队建议朱亚文之后应该多往年轻人喜欢的项目上发展,也就是迎合目前年轻人的喜好。 朱亚文无奈回应:“你还能选择喜欢你的人吗?难道演戏是为了圈粉吗?” 曾经的朱亚文在《红高粱》里饰演刚强的硬汉余占鳌。彼时的朱亚文个性鲜明,演技可圈可点,跟周迅飙戏也毫不费力。 如今的朱亚文已经很久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作品,而且连着上综艺,最近还上了跑男,但跑男已经走到了第 N 季,观众早早失去了新鲜感,想利用综艺冲出来难上加难。 在节目里,杨天真问朱亚文:“你想要什么?” 朱亚文反问:“五年了,你今天才问我这个问题。之前你都是说你觉得我适合什么样的人。” 4 朱亚文的疑惑正是壹心娱乐这家公司最矛盾的所在。 一个用作品说话的演员,却选择硬凹人设,为迎合观众做出的尝试和曝光并没有带来好的受益,反而被打上了“油腻”、“套路”的标签。 是人设定位出了问题?如果壹心娱乐给朱亚文的人设是“行走的戏骨”一类的定位,现实会不会有所不同? 梨觉得,不会。这是两种模式,从结果和目的往回倒推,一开始就注定了。 那就是,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,究竟应该是从演员走向明星,还是从明星走向演员? 第一种,从演员走向明星,比如周迅,高晓松称她是“最好的女演员”,黄磊也评价她“一个精灵”,她的确通过天赋和汗水证明了自己在身为演员上的专业性,演技得到认可后才变成明星,“迅哥儿”不是人设,是水到渠成。 第二种,从明星走到演员,也是壹心娱乐最擅长的事,炒话题,爆流量,打造人设,上综艺上节目,接广告代言,流量变现。对杨天真来说这一套再熟练不过,明星是有规律可循的商品,是可以通过流水线制造的产业。可惜,朱亚文适应这一套模式还很吃力。 这其中最大的矛盾在于,演员和明星,演技和人设这两者,从本质上是冲突的。 张国荣说,“我以为一个演员应该义无反顾,为自己所饰演的角色创造生命,如此演员方可穿梭于不同的生命,亦让角色真实而鲜明的活起来。” 听上去很好懂?但做起来难上加难。想做一个好演员,就必须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,再把灵魂注入角色背后。想象一个成功的演员开始给自己打造某种人设,无论是“浪子”还是“好爸爸”,人设打得越成功,观众对角色本身的疏离感越强,演员离这个角色就越远,这不是人设好坏的问题,而是“人设”本身的原罪。 “人设”越成功,他越是一个成功的、有商业价值的明星,但跟演员的关系?对不起,演员身份只是垒砌人设的一块砖罢了。 杨天真也有把牌打好的时候,17年依靠《我的前半生》罗子君翻红的马伊琍,国民讨论度甚至超越今天的《都挺好》,本人更是凭借该剧拿到了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“视后”。 热度聚焦下的马伊琍没有着急上节目巩固热度,也没有捆绑话题炒作,而是继续投身好作品——18年上映的女性题材电影《找到你》,在舆论中又掀起了一波热议,也吸引了更多路人粉。 这其中有资源和运气的关系,也和演员自身的努力和对自己的定位脱离不开干系。 但有一点是大概率是注定的—— 对于一个想红的艺人,来杨天真的公司,照她说的做,很可能就成了;但对于一个想好好演戏的人,下场只会是演技被消耗得一干二净。 就像如今的白宇,当年和朱一龙一起从《镇魂》走出来,如今朱一龙有《知否》站稳了自己,人气已经远超白宇。 白宇呢?到年底的时候,作品总不能以上了多少部综艺来交差吧? 编辑:谁端 撰文:7m、谁端 视觉:7m 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